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预定热线:9:00-21:00
134-3886-3288

[队友游记] 杨柳松:77天独骑横穿大羌塘无人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24 10: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赵赵 于 2015-9-24 11:07 编辑

[羌塘,地球上独有的超级荒原,当我们热衷谈论偏远的阿里和热闹非凡的可可西里时,对这片酷寒的高原依然陌生得不知所措。一个人,推着两百斤的自行车,历时77天,经历了一场我们无法想象的艰苦旅程。这是人类的又一个奇迹,工业文明并未完全束缚我们的血躯。
藏语“羌塘”,意为北方的空地,狭义指藏北无人区,实则是所有北方未知的土地。大羌塘包含藏北无人区、可可西里无人区、阿尔金无人区、昆仑山无人区,昆仑山无人区,这四个无人区连片在一起,构成了世界上独有的超级无人荒原。由于可可西里的概念被炒热,以至于大家一度用“可可西里”代替了这片广袤的荒原。实际上,可可西里不论行政疆域还是地理疆域只是大羌塘这片荒原的一小部分。
大羌塘,自由最后追逐之地……

威尼斯人:wns185.com首存赠送58元k足球k真_人k各类彩票齐全k提现即时到账



上一篇:桂林+阳朔5日自由行游记+攻略
下一篇:[游记.原创]秋天的童话——10月金秋,再次随山驴走进梦境
 楼主| 发表于 2012-4-24 10: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赵赵 于 2015-9-24 11:08 编辑

1. 探索生命的禁区
计划二〇〇九年四月份第一次穿越羌塘,路线是相对容易的东羌塘南北纵穿。正欲出门的前几天,发现了一个网帖,丁丁和老苟已经起程,穿越路线和我一样,于是静观其变。打心里,我并不相信他们能成功,网络上的探讨看得太多,付诸现实的寥寥无几,名不副实的更多。正因此,丁丁是我第一个刻意结交的户外朋友,不是惊羡他的体能和经历,而是那种将想法变成记忆的勇气,以及共同的痴迷。
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旅行计划,的确,我不屑南北纵穿了,即便难度最大的中线,设计一条羌塘横穿路线几乎成了我生活的全部。对比前人掂量一番,显然过于浪漫了,这几乎是一次不可能完成的旅行。几番斟酌,保守地设计了一条“W”型路线,直线长度相当于两个纵穿,便是傍依中央山脉,反复斜插,中途寻找一个牧民点,以解决补给问题。没和人讨论可能性,当别人知晓一个毫无骑行经验的人用自行车进入羌塘,可想口水的密度和浓度。生活中很多事皆如此,不宜过度讨论。尤其三事,一是人生伴侣,讨论多了一定娶了别人的老婆。二是事业,讨论多了一定做着别人喜欢的事。三是旅行,讨论多了一定走在别人的路上。
第一次羌塘之旅始于拉萨,独往界山大阪穿越点。路上出了不少笑话,第一次长途骑行,生疏得很,遇同行者,也避免谈论骑行经历。完成西羌塘无人区穿越后,准备继续斜插中央山脉时,因故中断了旅行。哀伤心境难以描述,状态异乎寻常的好,如此放弃心有不甘。随后几个月里,非常煎熬,我必须把羌塘这个情结了了,才有可能继续生活下去。
虽说上次旅行不完美,却有了切身体验,实地感受,彻夜研究着一次性横穿羌塘的可能性。种种现实把我逼到北线,荒原的最腹地,自古没人如此穿越。甚至超过纵穿长度的旅程里,我将被深度寒冷和干旱重重包围。从自力穿越角度来说,这是一次有去无回的旅行。随着研究深入,种种现实更加清晰地浮出水面,最大困惑有三个方面,一是食物补给,在如此长的天数里完全靠自给却无先例,我到底能承受怎样的饥饿状态?二是体能,在海拔五千米的恶劣环境中超负重推行能坚持多久?三是心理状态,孤身荒原中,面对周而复始地困顿何以应对?这也是我最期待探索的,人总是对自身充满了无限好奇。
在第一次旅行基础上,重新设定旅行计划和调配装备,使之更加符合实际意义。折腾来去,基本原则有三,一是理论极限值,用计算器反复盘算出的所谓理论极限,包括体能、食物、心理,基础装备等等。二是极简化,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再简单化!例如去年的两套供电系统中的小电机被废除了,虽然功能强大,结合摩擦发电、风能发电、微型电钻,不过几十元成本改装。三是一物多用,貌似将“复杂问题简单化”的补充,实际上是生存策略最有效的组合。例如一根钉子,它不仅是一根钉子,它至少可以在三个岗位上发挥光和热,套上药棉,甚至还可以掏耳屎。所有的原则说来道去,只因没法带任何多余的东西。
如果,认为一切都准备好了,需要的就是以最快速度上路。没有什么激情能够恒久,趁热好打铁。

皇ㄙ冠ㄙ现ㄙ金ㄙ网:hg88094.com开户首ㄙ存送58元.满1000送1088彩_金ㄙ体育半场结算六_合48倍ㄙ各种彩ㄙ票ㄙ游戏.
 楼主| 发表于 2012-4-24 10: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赵赵 于 2015-9-24 11:08 编辑

2.启程:准备上路短短四个月后,再次踏上前往拉萨的列车。忧心忡忡,毫无乐趣,压力太大了。下火车,没多久,驮包铆钉断了一个,这个打击很大。驮包是很重要的一个装备,承载着一切所需,千挑万选,而当下小负重就断了,情何以堪。接着就是一堆小悲剧,商量好了如约而来。虽说,以往旅行都或多或少出现一些问题,但此次装备上的差错太莫名其妙了。例如那个正负极接反的原装插头,我曾咨询一个深谙电工的朋友,问其概率。他思索一番回答我,“我变性的概率”。心理上的阴霾自不必说,压抑,还是压抑,拉萨的天不再那么一丝不挂的蓝。
貌似一切应付完毕,着手上路,计划骑车到阿里,三月底抵达狮泉河镇,四月初进入穿越点。如去年一样,缓出一个月时间,在路上提升体能。一路上出问题,都是致命的,丢相机,丢GPS,丢背包……第二天,在江孜县最繁华的十字街头,遗失一个满载装备的驮包,再也找不回来。尤其衣物类物品尽失,连条裤衩都没留下。记得,坐在小招待所的走廊上,看着余辉下的江孜城堡,浑身抑制不住地发抖。已到绝路,没法往前,只能重回拉萨整顿装备。有些装备邮购,有些装备借朋友的,因此这次旅行才有了人关注。话说有个朋友得知我遗失装备的事情,电话说,找了个易经大师卜了一卦,说驮包在原地等着我,不信买张车票去看看……话说的匆匆,挂机,深知我会骂人。人,旅行中的最大困扰,过度关心,会让人变得很唯心,丧失对事物的客观判断。
等装备间隙,与友人去林芝赏桃花、泡温泉,以求转运,更享得“十凤一龙浴”的传奇,想必晦气已散。时间四月初了,先被邮政车忽悠,然后匆匆搭车赶往阿里,四人挤坐加座后排,折腾得够呛,把憋屈的双腿伸到窗外还遭司机怒斥。次日深夜抵达阿里地区首府狮泉河镇,卸自行车时发现轮胎快拆杆颠掉了,车子散架,头皮发麻。一时在偏远的阿里无所适从,即便拉萨有零件走邮政快递也得十天不定。小福星多啦再次释放魔法,凭借巧嘴托一司机将快拆杆从拉萨捎来。以为最后一遭,和多啦线上聊天,千恩万谢,同时在线测试新油炉,居然一次未用的新油炉断了喷嘴。翌日四处寻焊接,一连三家皆无铜焊,第四家倒是可以,老板事先说明,“如果焊好给十块,坏了可别怨我。”我应下。只见电光闪烁,不消一分钟喷嘴便彻底毁了。无语。又是多啦,将自用油炉及丁丁睡袋托志鹏捎到阿里。至此,借用的装备包括一个小锅,一个防潮垫,一个油炉,一个睡袋。
情绪很不稳定,天意?两种角度,制造种种障碍不让你去,提前磨砺让你轻松去。哪种天意,在乎自己的选择,而非天意本身。
时间四月十六日了,已没有多少时间再耽搁,找车前往界山达坂也是一番周折,同时购买食物和汽油做最后准备。压缩饼干还是快过期的,虽说过期一点没关系,但长达四年的保质期不免让人怀疑食物质量的异化。且咳嗽一周了,吃了药,不见好转。高原上小病小灾很难痊愈,这点倒有心理准备。
一切都好了,真的没问题了?我不停地逼问自己。

威尼斯人:wns185.com首存赠送58元à足球à真_人à各类彩票齐全à提现即时到账
 楼主| 发表于 2012-4-24 10:2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赵赵 于 2015-9-24 11:08 编辑

3.冰雪世界中的温泉(DAY1)
身体状态很糟糕,一路猛咳,车子也随着咳嗽颤抖。去年由于不会骑车,把大腿拉伤,一瘸一拐进入荒原,今年一路咳嗽进入荒原,加之相同的穿越点,恍若一出《雷雨》被重演了两遍。为什么从界山达坂进入荒原?把便捷的青藏线路设为穿越点,自东向西岂不更方便?这要从帕米尔高原说起。如果忽略国家概念,整个高原的边界将一直扩展到周边邻国,帕米尔高原更是其中一部分。它的伟大在于亚洲几条巨大山脉均交汇于此,包含了支撑整个高原的所有山脉。它们盘根交错,不分彼此,形成一个巨大的山结。从山结延伸出的山脉自西向东有兴都库什山脉、天山山脉、昆仑山脉、喀拉昆仑山脉、喜马拉雅山脉。界山达坂正好处于山结外缘,是通往高原平台的一个重要入口。可以这么理解,青藏高原是地球第三极,此行路线是第三极的最高一层台阶,界山大阪就是这地球最高一层台阶的起点,自西往东,地势缓下。
当然,地势缓下并不能助我一路溜到荒原彼端,但自西向东的路线设计却是旅行成功与否的关键。这要从羌塘令人骇颜的冬春大风说起,若逆风,寸步难行,若侧风,垂头丧气,所以只能顺风,顺着猛烈的西风带一路向东。若从青藏线自东向西穿越,料定坚持不了十天就得打道回府,哪怕是钢铁侠,也得被羌塘冬春大风吹成一堆破铜烂铁。
此次,从界山达坂进入羌塘,竟连一个人也没见着。而去年九月时,无人区边缘游牧甚多,第一天扎营便是偎依牧民帐篷,可想此时大风低温天气还不是放牧季节。想念着,友善的牧民,温暖的油茶,渐变而来的孤寂感。第一天,总是很敏感,中途一个小坡居然要拆掉驮包才能推上来,这是个相当严重的挫折。当下硬路,尚且如此,随后漫无边际的荒原如何可行。遇障拆包貌似是最简单的处理方式,实际上这是最后的解决手段。拆包、拎包、推车、装包的过程让人筋疲力尽,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效法的。
十六公里处有几间羊圈,在龙木错东端湖盆高地上。到了此地后再无力推行,心力也是憔悴。决定宿营,好好整理下思绪,何去何从。土屋中央有一扇倒地木门,和去年一模一样地摆放,刹那某个闪念,去年也似想过睡在这扇门上。安顿好后,便去山谷中寻找湿地,去年流虻和多啦经过时发现,而我竟一无所知,所以这次要寻个明白。
湿地中泉泊众多,大如私家泳池,小如千金饭碗,或清高独处,或碧珠相串。其间滋养着大片松软的块状草甸,是牛羊们撒野的乐园。泉水恒温,手指触探,大约10℃左右,所以外面世界一片冰冻,水里却春意盎然,水草游鱼甚欢,一副遗世独立的逍遥自在。这是我在海拔五千二百米高原,唯一所见的独特地貌。湿地的水汇集成几条浅溪流入龙木错,稍行不远便结上厚冰,以致路人错觉,这一片冰封天地毫无生机。其实,早在三十年前,中科院的一支科考队就发现了此温泉,并把抓获的一条泥鳅送到武汉水生所研究。鱼类专家无不哑然,这可是全世界海拔最高的鱼啊!
湿地两侧陡坡上铺缀着一片片锥形雪地,烈风所致,放大看与冰塔林无异。吸引我继续攀登的是山顶一处经幡,那是人类对荒原的信仰。逆风而上,独伫山顶,眺望着荒原深处,才深刻意识到,我将要去的远方是何等荒凉。
晚上,还是回避着整理思绪,何去何从。
一夜狂风,此起彼伏,排山倒海。

威尼斯人:wns185.com首存赠送58元р足球р真_人р各类彩票齐全р提现即时到账
 楼主| 发表于 2012-4-24 10:2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赵赵 于 2015-9-24 11:08 编辑

4.伞帆的助行(DAY3)
伞帆由来不是无聊的新奇玩意,而是要解决均速问题。去年羌塘之旅的经验告诉我,每天均速只能达到十五公里,而横穿羌塘必须均速达到二十公里,否则我将为自己的旅行冲动付出极大代价。为了每天多推行五公里,设计出两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是与太阳同起同歇,尽量多赶些冻土硬路,及拉长每天行进时间。在羌塘,早起是比见鬼还恐怖的事情,虽然它很现实。于是,第二个讨巧方案应孕而生,便是充分利用羌塘风资源。这是个思维发散的游戏,从三角帆、横帆、球帆研究到牵引风筝,以及和自行车奇形怪状的组合。随后是思维收缩,把这些浪漫创意移植到具体环境中,发现无一可行。伞,再普通不过的生活用品进入视野,它拥有完美的白努利效应,具有更大的吃风角度。选购了几把不同材质的伞,测算面积,精确风压。在羌塘特殊环境中,四级风,我将得到一个十岁小孩推车的力。六级风,就可完美地一边抽烟一边推车。再大些风,我得把伞帆藏好,它可不是航天材料打造的宇宙飞行器。接着设计转向系统和自动开关伞装置,我的理想是骑在车上,像方程式赛车手般熟稔地控制伞帆机关,恣意地抵达荒原彼端。显然格林童话看多了,羌塘地貌远比想象的复杂。结果我只是拆掉一个三脚架云台,做转向和快速安装伞帆装置。
伞帆终于做好了,非常酷,尤其八根加固伞绳很有科技感,这让我生出自己有做电影道具的天赋。伞帆一直裹在防潮垫里,避免被人看到。我还是清醒的,这只是一个简单试验。只有多啦知道这把伞的用途,当我把伞帆完全打开时,她很兴奋,犹如看见百年后的太空航天器。最重要的是,她和流虻曾深入过羌塘,也曾琢磨利用风能。如今,有这么个不靠谱青年付诸现实,不论管用否,表情上是一定要支持的。
伞帆装在车尾,很拉风,但实际效果不明显。
车子在推力不足的情况下频繁摔倒,还压断了一根伞帆辐条。这让我很失望,于是收起伞帆老老实实推行、老老实实做人。压抑的天空,容不得理想高飞。
风越大,沙越重,天色暗哑,无神可请,再次装上伞帆测试。居然,效果神奇,风推着车子一路飞驰。记忆很是清晰,这是一段逼仄谷地,道路崎岖,我驾驶着伞帆车风流倜傥,潇洒自如,相当于带着一个壮汉玩技术越野。时而凌空飞跃,时而左闪右避,松脱的前驮包如鼻涕般乱甩,如梦如幻。此时,若遇到一个牧民,他一定呆若木鸡,然后坚强地从双唇里挤出一句:“哇塞,酷毙了!”
一边飞驰,一边留意水源,准备随时宿营。地图显示路边有泉眼聚集成的溪流,但我高估了此季水资源,山谷里一片荒芜,滴水不见。期间倒是发现几处积冰,心里总幻想着水草丰茂的营地,加之神奇伞帆,便有恃无恐地一往无前。迷乱中,伞帆又被吹断了三根辐条,失去一半动力。
怀念伞帆,虽然仅用了几个小时,便彻底毁了。并不惋惜,只是个试验,暮色中,被劲风吹了二十公里,今后大有利用价值。如果不是急于寻水,忽略了对伞帆的维护,它的寿命一定会长些。伞帆的另一价值却是别人难以理解的,就是以最快速度将我的身体打开。不仅打开了宅男的身体,更化解了身体与荒原之间的生疏感,车子不再沉重的难以控制,荒原不再初始般若即若离。以往,身体进入这种状态,至少也得磨磨蹭蹭好几天。

皇ò冠ò现ò金ò网:hg88094.com开户首ò存送58元.满1000送1088彩_金ò体育半场结算六_合48倍ò各种彩ò票ò游戏.
 楼主| 发表于 2012-4-24 10:3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赵赵 于 2015-9-24 11:08 编辑

5.户外“营养套餐” (DAY4)
食物是生存之本,横穿羌塘成功与否,一个很大障碍就是无法携带足够食物。在缺氧酷寒的特殊环境下,和每天一个马拉松的运动量,每日摄取食物热量至少在五千大卡,显然食物携带量要达到这一指标是不可能的。在八十天的理论极限值里,我设计的食物日均摄取热量,依然达不到一个成年人的基本需求。我有理由认为,满足基本热量的前提下,人的身体并不会萎缩成干瘪皮球,人的精神更不会空虚有如稻草人。但食物设计依然需要十分严谨的态度,必须满足储存、快食、热量转换效率、口感四个问题,一句话概括就是,不那么好吃的单调的碳水化合物。
零食基本没有,花生米都觉得不该带,因为后期会控制不住,花生米会被当做美食很快消耗掉。全程无肉,吃过一次蔬菜,微量元素靠金施尔康药片。没有动物脂肪的缺点是,抗寒力和耐力会下降,例如生活在北极圈的爱斯基摩人,不吃肉是没法长久活下去的。排除肉类是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初始也曾考虑安多地区朝圣者的“肉糌粑”,就是将风干肉磨成粉和糌粑搅合在一起,从而保证有足够体力完成艰辛漫长的朝圣之旅。由于种种原因,“肉糌粑”没有被列入食谱。在严苛的旅行环境下,是营养全面的饿死还是苟且偷生的活着,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主食上,糌粑是当仁不让的第一选择。类似北方炒面的糌粑,藏民在这片土地上使用了千年,我没有理由拒绝。只需将水烧开,就意味着一份糌粑大餐也做好了。中午路餐则是雷打不变的压缩饼干,当然有更炫目的高能食品可替代。选择毁誉参半的压缩饼干,是因为我面对的是一场持久战,需要身体处于一种相对稳定的状态,一连几十天喝红牛打麻将谁也受不了。
辅食的挑选很难完全从营养角度考量,科学标尺在某些极端环境下容易失真。人体远比想象的具有韧性,少一点营养死不了,多一点营养却不能保证爬上珠峰。酥油是我极力推荐的辅食,和糌粑联手成就了完美的藏餐组合,足以打遍天下无敌手。对酥油的营养价值只需了解一点,它就是黄油,几十斤牛奶才能提炼出一斤的脂肪。购买酥油却有很大风险,这年头纯正酥油越发难寻。很多来藏地的旅行者都不喜酥油茶,其实被伪劣品骗了,也许你喝的酥油茶是土豆做的。大蒜也不用多做解释,旅行中还有比它更完美的食物吗?紫菜则从植物纤维和富含钾元素角度考量,身体的不适,大多时候不是营养出现了问题,而是电解质失衡,海藻类食物是解决这方面问题的老手。辣椒粉,没有比这还下饭的菜了,而且它还能为你在酷寒高原提供额外热量。少许的牛奶和糖,总要有些哄小孩的玩意,男人有时很男孩。
我的食谱确实有些极端,但这是极端环境下最有效的选择。朴实的外表,就是生活的本质,日日鲍鱼燕窝并不能使人身心愉悦,更打破不了世界纪录。选定一份食谱不难,难在遵守,这才是我万分担忧的。在后期,那种精神上对食物的欲望我是领教过,与狼夺食并不夸张。那些历史上人吃树皮、人吃人的故事,不是为节约粮食编撰出来的。因此,前期对食物的控制非常重要,是为了给后期留出一个足够的失控空间。

威尼斯人:wns185.com首存赠送58元ポ足球ポ真_人ポ各类彩票齐全ポ提现即时到账
 楼主| 发表于 2012-4-24 10:3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赵赵 于 2015-9-24 11:08 编辑

6.走进邦达错(DAY5)
傍晚来到邦达错西岸,无力,决定不走了。一天行进不到二十公里,可悲的里程数字。邦达错一片冰封,冰面上黄斑遍布,是风携来的黄沙与尘土。近湖冰面有很多裂口,衬着压抑的灰暗游云,宛若一张张饕餮大口。闪念,要踏上冰层往深处闲去,双脚却理性地沿岸漫踱。岸边一泓融水,两只野鸭在惊扰下跃空盘旋,它们一对苦命情侣,是我此次进入荒原首见的生灵。偶尔的啼鸣,在风中隐约,越显孤单。
临近邦达错时特别留意北去的车辙,那是通往克里雅山口的岔路,越野车可直接开到山口。在我的旅行计划里,克里雅山口是第一条逃生路线。如果此时选择了北上,我不是被狼咬了脚,就是被巨大的压力吓得无法眼望前方。
话说克里雅山口,也是我最想去的地方,它是翻越昆仑山进入高原的重要通道,也是清朝时期开辟的两条商道之一。在山口南侧有一间石屋废墟,四张方桌大小,美名曰城堡,是否和传说中的商道有关难以考证了。可确定的是,山口北面的昆仑山半腰有一截公路,它便是最早的新藏线。这段往昔已无几人知晓,但被遗弃的路基依然清晰,没头没尾地独守巍巍昆仑中。改道原因不是山峦重叠,相反是一条无须多少周折的坦途。改道原因是火山,荒原中鲜见保存完好的几座火山,那年喷发,有人说只是冒了点烟,有人说什么也没发生。无论怎样,火山成了改道理由,使之西移至错综复杂的山结地带,成就了至今都是中国最难走的新藏线。我想,那些从新疆叶城骑行至西藏狮泉河的旅行者,一定会永生难忘这段记忆。
顺着融水离岸,寻溪而上,原是一口汩汩喷涌的巨大泉眼。水质清冽,水底是与外界反差巨大的碧绿色苔草。百般聊赖,又顺着泉水回到湖畔,从地图上我无法准确判断这就是邦达错的边界,但前方一片冰封的灰黄湖面真实可触。地图只代表过去,如今的沧海桑田再无人用心记录。
邦达错是藏西北无人区四大错之一,另外三个是郭扎错、窝尔巴错和龙木错。四错成十字型,东南西北各守一方。初入羌塘的旅行路线,便是从西方的龙木错起始,直线至东方的邦达错。位于南方的窝尔巴错则是去年之旅的必经之路,它也是四大错之中海拔最高的,五千二百米的高度让我在湖边打水漂没喘过气来。窝尔巴错比邦达错高出两百米,相距六十公里,由一条饮水河相连,高处的湖向低处的湖缓缓泄水。这条河在地图上没有标识,其实,荒原里很多相邻的大湖都有一条默河相连,彼此融会贯通。从地质演变角度来说,这些湖的前身是同一片浩渺碧波,如今各奔东西,独守荒原一隅。
湖面越发阴霾,云层之间不再有清晰的边界,融成一片浓灰色。这让我警惕,匆匆离开湖畔,刚把车子推至泉眼上方的一块凹地里,憋了几天的天空终于呼啦啦飘下雪来。不慌不忙搭好帐篷,附近有如此一口清冽泉水,便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偶尔,掀开帐篷一角,巡视周遭,近处是逼仄坡地,远处被白点和不着边际的浓灰完全占据,荒原并不可见,十分的压抑,压抑窒息。回想这五天的旅行,被我忽略不计里程的一百多公里便道,分外真实可怕,原初打算一两天快速通过的春秋大梦早已破碎不堪。狠狠地拉上帐门,听着雪花落在顶上,喝着煮沸的泉水,如此幻想着我之后的美好旅行。

皇╔冠╔现╔金╔网:hg88094.com开户首╔存送58元.满1000送1088彩_金╔体育半场结算六_合48倍╔各种彩╔票╔游戏.
 楼主| 发表于 2012-4-24 10:3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赵赵 于 2015-9-24 11:08 编辑

7.探路冰河(DAY6)
围着一座造型极酷的风化小山转向南方,山脚下的便道难得坚实,虽不能骑,却易于推行,每一分力都无损地落实到沉重车体。左侧是宽阔的饮水河,宽约一公里的冰面在阳光下非常刺眼,细细的一条碧水穿梭其间,那是未被彻底冻结的河流。随着方向转西,便道与要去的远方南辕北辙,怀疑是一条绕出荒原的牧民道。查看地图,当年测绘轨迹直接跨越冰河,深入荒原腹地。我把车停下,背上简单物品跃下河谷寻路,心中了然,此番寻路不会那么轻松。
河岸暗涌着许多泉眼,与之前几天遇见的类似,属于恒温的地下水露头。泉水流淌的溪道里生满碧绿苔草,随水流缓缓荡漾,却不见鱼类生灵。有些泉水相连,汇集成小块湿地,滋润着厚实的草甸。不过咫尺前方就是坚硬冰层,这些偎依在陡峭阴冷岸底的绿色,不真实地演绎着自己的春天。踏上冰层,难以揣测它的厚度,但绝对踏实。冰层表面呈现凹凸小窝,强劲寒风吹打所致,对于行人却有不错的防滑效果。近至未封河道,垂悬的岸冰有一米来厚,冰檐下挂满一条条尖利的冰凌。
顺着河流往邦达错方向寻去,逐渐深入冰原,当到达测绘路线时,根本无力越过河流。
一晃三个小时过去,沿着冰原徘徊数次,依然没有过河之法。我试图淌河而过,潋滟寒水却是极深,河床则是细软的沉积沙,没有一丝强渡的可能性,为探河携带的拖鞋和毛巾颇为落寞。
下午三点,阳光最烈时刻,冰层有些融化,冰面会溢出一层水光,分外刺眼。有些冰面会松软,一脚下去踩出一窝清水。走在冰原深处多少有些胆怯,生怕一不小心掉进松动的冰窟窿里,人一下子不见了,但帽子还留在冰上。
此时,碧水间出现一条黄龙,那是上游迅速融化的浅冰携带下的泥沙。我又逆流而上,来到漫河滩与饮水河垂直交汇的地方,第几次徘徊已不记得。其实,这条宽度达到一点五公里的漫河滩才是饮水河主道,貌似主河道的深河只是南侧一片湿地的汇流。当时没有把握判断饮水河正源,一是漫河滩方向不对,二是地图上的饮水河并不与邦达错相连。时间晃到下午五点多,过河仍无一点头绪,恒下心沿着南辕北辙的便道走到底,看个究竟。便道一直往西,正貌似翻越一个大坡彻底西出时忽然南下,直逼向一座横堵的小山。看似死路,若有恍然,便道是要绕过低洼的盆谷湿地,至山脚下再九十度西去。果然,便道沿着横堵的小山西转,这才放下悬心,认定是出路。
天色黯淡,探路结束,却未原路返回,而是深入湿地抄直线。目标物很容易锁定,就是那造型很酷的风化小山,如同远古神兽,方圆几十公里一眼便见。
帐篷就搭在“神兽山”下面,这日完全为明日准备,推行了四公里,找了二十几公里的路。我再次从心理上确信,明天才算正式进入荒原。这个藏在邦达错南侧湿地里的季节性牧场,是我此行最后一处所见的人类生活痕迹,离新藏线一百二十公里。再之后的路,荒原彻底与人类社会断绝了关联。

真人游戏|足球篮球|时时ν彩| 六合投ν注| 网络赚钱:顶级信用ν提现百分百即时到账SO.CC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34-3886-3288

山驴客服热线
周一至周日:08:00-22:00

山驴微信扫一扫

©2004 手机版 川藏旅游包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蜀ICP备05021187号-1 )  Powered by Discuz! X3.2  山驴户外16年专业保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